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瓷界無痕 > 第69章 單飛(六)
    李鴻飛感覺到李羽新拳頭上的力量,他有意識的將手向前頂了一下,力度陡然竄了上去。李羽新暗中調節了一下力道,使了個太極里面的卸力手法,輕易的將李鴻飛加到手上的力量削弱為零。

    “你們在干嘛?”歐婷婷似乎也感覺到二人與剛才有些不同。

    “沒干嘛呀?!崩钣鹦潞俸僖恍?,跳出了圈外。

    “嗯?!崩铠欙w也跟著應了一聲。

    “算了,問你們也是白搭?!睔W婷婷突然意識到這兩兄弟配合得如此默契,她要繼續問下去真的是白搭。

    “對了,我該給你們倆誰記頭功呢?”李鴻飛倏然的說道。

    “他?!睔W婷婷毫不猶豫的指著李羽新說。而與此同時,李羽新也異口同聲的指著歐婷婷說:“她?!?br/>
    “你倆真的是絕配,連動作都是一樣的?!崩铠欙w調侃著二人,當然也順便給他倆拉近點距離。

    “才不是呢?!睔W婷婷少有的靦腆顯示出她特有的氣質,少女的那一抹羞紅靜靜地呈現在她的臉上。

    “李羽新,你說呢?”李鴻飛將語言的繡球拋在了李羽新的面前,接不接就看他的表現了。

    李羽新何嘗不知道這是一座通向幸福的橋,可他擔心歐婷婷會拒絕他的到來,這一回他可是真真正正在法律上登記注冊過、結過婚的人。他沒有說話,他不敢表態,因為在法理上他還不是單身。

    歐婷婷沒有想這么深、這么遠,她只想什么時候才能回到過往的日子。

    過了良久,李羽新才說道:“這套雕刻機總算是可以正常使用了?!?br/>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她吧?!崩铠欙w口中的她自然是鄧琳琳。李羽新和歐婷婷站在原地二話沒說,笑盈盈的看著他,看著他給鄧琳琳打電話。

    “喂,是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的雕刻機可以投入使用啦?!崩铠欙w抑制不住滿臉的喜色,嘴角翹的像月牙一般好看。

    良傾,他又對鄧琳琳說:“趕緊過來瞧瞧,絕對的完美?!?br/>
    電話掛了少時,鄧琳琳穿著一身運動服興致勃勃的走了過來。李鴻飛急忙迎上前,也不避嫌直接挽住她的手溫馨的說:“瞧瞧,這兩人的杰作?!?br/>
    鄧琳琳隨著他的動作,細細的打量了一遍,掩飾著她原本就已經得知的消息,陪著李鴻飛高興了一回。只見她點頭稱道:“好好,不錯?!?br/>
    李羽新與歐婷婷也陪著微笑,他倆不能點破這層紙,必須保持著竹子青綠的外衣。

    “怎么樣,是不是應該給他們一些獎勵?”李鴻飛得意的向鄧琳琳提議。

    “那是必須的。不過,金錢什么的我看太俗氣,要不就物質上或者精神層面上來點?”鄧琳琳十分爽朗的笑道。

    “你也太摳了吧?”李鴻飛不高興的說道。

    “是嗎?”鄧琳琳俏皮的一個眼神讓李鴻飛恨不起來,只不過他覺得虧欠了李羽新及歐婷婷兩人。

    李鴻飛連哼都懶得哼一聲,鼻音弱弱,表達著他的不滿。89文學網

    李羽新壓根就沒打算要什么獎勵,所以他滿不在乎的勸道:“錢就免了吧,再說我也好歹是一個股東吧?!?br/>
    這時,李鴻飛才想起李羽新是持有技術股的,怎么說也是一個不發言的小股東。

    “那你給他倆發什么獎勵?”李鴻飛怵然的問道。

    “呵呵呵,保密?!编嚵樟湛谥姓f出的這個詞李鴻飛簡直是太熟悉不過了,他每天與伍旭聊天時經常扯這句來壓他。此時,被鄧琳琳占了先機,自然是被現實所累及。

    李羽新也想不出鄧琳琳會使哪一招,總之他不當一回事,就權當是平素的玩笑罷了。歐婷婷反倒是很緊張,這小妮子又會使什么絆呢?說是獎勵,要是給一個緊箍咒咋辦?

    歐婷婷的擔心不無道理,男未婚女未嫁的,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樣的結局。當然,歐婷婷最怕的就是鄧琳琳的心性使然,怕她再一次燃起競爭的火焰。原本就身份懸殊,再加上李羽新模棱兩可的態度,她真的是沒有把握來贏得這次戰爭的勝利。

    鄧琳琳似乎琢磨透了他倆的心情,對于她早已準備好的神秘禮物她一個字都沒有透露。

    “你什么時候把禮物給他倆呢?”李鴻飛似乎比誰都著急,他要的是弟弟的名譽。

    “好像是你的似的!”鄧琳琳戲耍了他一句,頓時,李鴻飛沒與她說話,甚至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你恨我干什么?”鄧琳琳又說他一句,令李鴻飛整個頭皮發麻。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李鴻飛振作起來亮堂堂的甩出一句。

    “行了,咱也不捂著掩著,一起去我的辦公室吧?!编嚵樟兆隽藗€請的動作,邀請他倆一并進門。

    “走,瞧瞧去。我看你還能給我耍什么幺蛾子?!”李鴻飛滿不服氣的說道。

    “懶得琢磨,埋頭苦干,指不定哪天就上平臺了?!?br/>
    說的極是。李羽新在紙皮箱上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一路緩緩的走到了總經辦,一如既往的沒感到有什么新奇的東西。歐婷婷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屋里的擺設,她發現了一個被包裹得嚴實的一個物件。如果讓人猜,多半的人是猜不出來的。

    李羽新揣摩著它的形狀,他覺得這個物件一定比較熟悉的東西,只不過一時半會想不起來而已。

    也許是遺忘了,這物件李鴻飛還真見過,只不過當時沒有遮蓋起來,此時他也一臉迷茫猜不透鄧琳琳的底牌是啥?

    這時,鄧琳琳笑了笑,她一指那個物件就說:“這就是我要送給你們倆的禮物?!?br/>
    我們倆?歐婷婷腦筋飛快的運轉著,這到底是什么物件呢?到底值不值錢呢?李羽新也傻傻的站在一旁,他才懶得去琢磨她的禮物,就算是梭哈,遲早你也得開牌!

    鄧琳琳見他三人面面相覷,她并沒有繼續裝神弄鬼,而是宣布這禮物是屬于李羽新和歐婷婷的專屬禮物。她授意李羽新可以親自去揭開謎底。

    李羽新也不推托,走上前去將那件禮物的外包裝揭去,一抹清新的水藍色躍入眼瞼,李羽新不自覺的“啊”了一聲,歐婷婷也看到了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物件,她隱隱地記得那一個深情如夢的吻,只不過那不是自己的吻,而是鄧琳琳與李羽新青澀的吻。

    鄧琳琳將此心愛之物作為獎品給他二人,也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她已經徹底的放下了。她要祝福歐婷婷與李羽新,祝福他們心想事成,幸福日久。

    李鴻飛此時也落下了心里的那塊石頭,他想想這些日子的猜疑,他發現他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傻最傻的男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