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玄幻小說 >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 第八章 皮囊之下
    準備上車離開的時候,一名男子卻出現在了車子的旁邊,攔住了盧迪克與利瓦爾。

    這男子是城主杜蘭德身邊的助理。

    “盧迪克大人,這邊請?!蹦凶庸Ь炊皇嵌Y貌地說道。

    盧迪克皺了皺眉頭,卻是看了眼利瓦爾,淡然道:“你跟上吧,我坐那個家伙的車就好了?!?br/>
    前方,杜蘭德城主已經將車窗搖下,目光正往這邊看來,盧迪克則是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回應著,甚至還招了招手。

    圣人的晚宴是在晚上九點半結束的,除去了宴會開始之前關于【薔薇公館】的討論不怎么的輕松愉快之外,余下的時間姑且算是賓至如歸吧。

    只不過大概許多人的心思早早就已經不在宴會的餐桌之上。

    利瓦爾看著盧迪克緩緩坐上了城主的車子,此時他忽然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他看向了圣人居所所能夠眺望到的自由廣場,不知道在薔薇公館碰到的那幾個旅人,傍晚的時候有沒有前來。

    利瓦爾不知道自己怎的突然想到這件事情……大概是因為當時突然感受到的祈并者的等級有了下墜的傾向,太過于悚然,印象深刻。

    薔薇公館,如果不僅僅只是讓神眷者等級掉落,甚至就連祈并者都不例外的話,恐怕還真是有必要需要凈化。

    只是盧迪克校長那邊,恐怕也不會輕易放棄的吧……

    如果說阿薩謝斯·達克是【圣人之父】的后裔,那么這位盧迪克校長,則是可以說是【圣人之母】所出生的那個家族的后裔了。

    ……

    “我知道你不愿意看到【薔薇公館】被凈化,但我當時也沒有辦法,你們都看著我,讓我扛下這件事情?!?br/>
    盧迪克才剛剛上車,杜蘭德城主開門見山就說起了這件事情。

    盧迪克校長卻像是沒聽見似的,只是屁股顛了顛椅子,贊嘆道:“這款車的沙發做得不錯……買沙發送的車子?回頭我讓利瓦爾也訂一輛好了……司機,落日大道五號放我下車就好啦,我正好飯后消消食,走回去?!?br/>
    杜蘭德城主直接按下了一個按鈕,前座頓時升起了屏幕,將后座的空間完全隔絕了起來。

    盧迪克校長頓時臉色微變,緊鎖著身子道:“伙計,很多人看到我上了你的車的,我只想沐浴圣光,不想要沐浴你的愛河!”

    “正經點!盧迪克!我在尋求你的幫助!老朋友!”杜蘭德城主嘆了口氣,“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么做了?!?br/>
    “禍從口出?!北R迪克校長淡然道:“自己挖的坑,自己跳,自己埋?!?br/>
    “不是我自己跳,是你們推著我跳的!”杜蘭德城主微怒道:“你甚至還在煽風點火!”

    “良心!”盧迪克校長正色道:“宴會上是加爾文長者先對你發問的,大家有眼共睹?!?br/>
    “那家伙是你的授業恩師!”杜蘭德城主冷哼了一聲,“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

    盧迪克搖搖頭道:“我們好久沒有聯系了,近幾年還是這次宴會上才碰了頭?!?br/>
    杜蘭德城主又嘆了口氣道:“盧迪克,我是真心尋求你的幫助……圣人的想法,太難猜測了。我也知道今晚到底對還是不對。只是圣人既然批準了下來,我難得真的要準備動用圣光凈化?”

    “責令期限內你可以準備準備,期限到了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唄?!北R迪克聳聳肩道:“自己做什么或許會出錯,但按照圣人的意思來做……就沒有對錯?!?br/>
    “你認為圣人做錯了?”杜蘭德城主瞬間臉色微變。

    “禍從口出,杜蘭德?!北R迪克校長微微一笑道:“你看,這話是你說的,不是我?!?br/>
    “該死!你真就是一個惡棍!你這樣的家伙,是怎么擁有信仰的?”杜蘭德城主恨恨地道:“圣光最應該凈化的就是你!堂堂【自由之都學院】的校園長,只是一個五等的神眷者!就連你的秘書都比你強百倍千倍!你慚不慚愧的!”

    “我有罪,我懺悔!不用落日大道五號了,前面的教堂就放我下去,我要進小黑屋禱告!”盧迪克校長一臉懊惱地說道。

    “下車,我讓你下車,現在就下車!”杜蘭德城主直接冷哼了一聲。

    車子還真就是在下山的公路旁白停了下來,盧迪克二話不說就開門下了車,離開之前卻忽然說道:“今天我帶了一束白薔薇來,圣人說她很喜歡,不過出門的時候我看到有一名侍女捧著這束白薔薇拿去扔了?!?br/>
    “等等,這是什么意思?”杜蘭德城主連忙探出身來,追問著。

    “???我什么話都沒有說???”盧迪克校長眨了眨眼睛道:“記住,禍從口出……回頭給我申請一個新的牌照?我真得打算多訂一輛車子咧?!?br/>
    他說說笑笑就往后頭走去了……后面,利瓦爾正駕著車子緩緩而來。

    此時,杜蘭德城主的車子里,隔絕前后座的屏幕已經降下了,男助理回頭問道:“大人,我們現在去什么地方?”

    “讓我想想……我想要冷靜一下,先回家吧?!倍盘m德城主揉了揉眉心,旋即又忽然說道:“不,去【薔薇公館】,現在就去?!?br/>
    ……

    “杜蘭德城主和你說了什么?”車內,利瓦爾面無表情地說道:“這似乎不是開往市政府的方向?!?br/>
    “杜蘭德這會兒大概是心急火燎地要去【薔薇公館】了吧?!北R迪克托腮看著車窗外,吹著晚風,目光很是迷離。

    在宴會上這位校園長喝了不少,利瓦爾現在還能夠嗅到很濃郁的酒氣。

    “你真的打算看著【薔薇公館】被凈化,什么都不做?”利瓦爾再次問道。

    “你這話說的?!北R迪克很是委屈地道:“你沒看我晚宴上都站出來說道說道了?而且最后不是還有責令的期限嗎,總比明天【薔薇公館】就直接消失不見要好多了吧?!?br/>
    “只有一周的時間,阿薩謝斯先生未必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崩郀枔u了搖頭:“治安廳出動了好幾個高級的祈并者,一樣沒有什么發現……公館,似乎真的有些不知名的異常?!?br/>
    盧迪克忽然道:“你下午的時候去拿花的時候,是不是發現了什么……你之前可不是這樣篤定的?!?br/>
    利瓦爾很快便簡單地說了一下自己的事情……至于公館的幾名旅人只是一筆帶過。

    “祈并者也受影響?”盧迪克卻不禁皺起了眉頭,嘀咕道:“那么這事情可就有趣了……沒準圣人打算凈化【薔薇公館】的做法,不算是夸大……等等,這不是回家的路,你要去哪?”

    “【薔薇公館】?!崩郀柕坏溃骸澳銜肴サ??!?br/>
    “我不去,我要去教會,我有罪,我今晚酗酒了!我要去懺悔!”

    車子緩緩地駛向了【薔薇公館】的方向。

    ……

    ……

    圣城的燈火璀璨如星。

    圣人的居所就在圣城最高的山峰之上,圣城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露臺處,圣人橫躺在了一張寬大的躺椅之上,旁邊的花幾上放了一瓶晚宴上開的,但還沒有喝完的,從別得都城送來的佳釀。

    微醺。

    就在此時,圣人微微一笑,隨后將酒杯拎了起來。

    她將杯子高舉著,讓酒水化作了一絲水線,滑入了自己的口中。

    “在你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那條蛇的驕奢淫逸……莉莉絲?!?br/>
    高舉著杯子的手腕輕輕一抖,圣人的瞳孔與這瞬間略微收縮……很快,她便緩緩地將杯子放下。

    她在躺椅之上翻轉了自己的身體,變成趴在了躺椅之上,雙腿在后翹起,臉則是枕在了自己的雙手處,目光迷離地看向了房間內。

    “尊敬的大天使長,深夜來訪,原來是為了窺視我的身體嗎?!?br/>
    “你的身體只是皮囊,皮囊之下更沒有什么值得窺視的?!?br/>
    昏暗之中,一名白衣青年緩緩走出,月華仿佛在青年的身邊扭曲,讓他顯得朦朧不清。

    【圣人】的她還是慵懶地趴在了躺椅之上,只是手臂垂下,手指在地板上隨意地撩動著,笑道:“但這樣的皮囊,卻是你們親自選的……不是嗎?!?br/>
    白衣青年低頭,仿佛是審視似的看著躺椅上的女人。

    就在此時,躺椅上的女人猛然露出了痛苦之色……她瞬間就抱緊了自己腦袋,仿佛腦袋遭受到了什么極度的痛苦般,甚至一下子便慘叫著滾到了地上。

    在地上,這女人瘋狂地滾動著,痛苦的嘶吼聲不斷傳出,“你就這樣來彰顯自己的權威嗎?堂堂的天國大天使長,只是一個只會折磨比自己弱小之人的施暴者?”

    女子感受到的痛苦越發的強烈了。

    她甚至不得不雙手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臉龐,指甲更是在臉頰之上劃出了一道道鮮紅的血痕。

    直到咒罵,漸漸便成了求饒……直到求饒,最終也無以為繼,只剩下哀嚎——宛如地獄之中的哀嚎女妖。

    良久,女人徹底癱倒在了地上,渾身濕透……她甚至連抬一下手指的力氣仿佛都消失,只能靠在躺椅之上,畏懼…驚恐地看著白衣的青年。

    白衣青年忽然蹲下,手指碰觸著女人痛苦時候所在臉上爪出的傷口……傷口正一點點地愈合著。

    只聽見白衣青年道:“皮囊盡管只是皮囊,但是弄壞了的皮囊就不好看了?!?br/>
    女人蜷縮著身子,目光在白衣青年的指尖之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白衣青年此時收回了手掌,淡然道:“我來了些時間了,正好是你宴會開始的時候……你想要對【薔薇公館】下手?”

    女人沒有說話,繼續緊張地喘著氣。

    “那是她的地方,誰允許你這樣做的?!?br/>
    “她…不是不在了嗎?!迸艘е?,神色復雜道:“我才是…圣人?!?br/>
    “不,【自由之城】永遠只有一位主人?!卑滓虑嗄険u了搖頭:“正如【晨曦之城】,也永遠只有一位主人,這并不會因為任何的事情而有所改變?!?br/>
    女人忽然冷笑著道:“但【熾天之城】卻有許多的主人?!?br/>
    白衣青年抬手,女人瞬間如驚弓之鳥似的縮了縮身子……只是白衣青年此時只是托起了女人的一束長發。

    他淡然道:“貪婪是一種原罪,就像是你當初向【父親】要求想要一具肉身一樣,結果導致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發生?!?br/>
    女人低頭不語,只是身子已經開始顫抖,哆嗦著道:“我明天會讓向杜蘭德收回命令的……”

    “不必了?!卑滓虑嗄昀洳欢≌f道。

    女人錯愕地看著他。

    白衣青年淡然道:“作為圣人,太過反復只會引來猜忌……圣光國度,終究還是有一位【圣母】在停留?!?br/>
    女人搖了搖頭,冷笑道:“天國的盤子終究還是太大了?!?br/>
    “這不是你可以議論的事情?!?br/>
    女人低頭不語。

    她以為這家伙是不會輕易降臨的……因為這個家伙熱衷于傳播【祂】的光輝,一直都在萬界之中征戰——按理說,這家伙應該不會那么空閑才對。

    莫非,圣光國度之外的天國,發生了什么事情?

    “你這次為了什么而來?”女人決定詢問。

    白衣青年并沒有作答,只是向女人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他的身影漸漸淡去,直到最終消失不見。

    露臺處,女人蜷縮著身子在躺椅之下,靠坐了許久的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名侍女此時拿著毛毯緩緩地走了進來。

    只是看見圣人如此的模樣,甚至臉上還有淚痕,侍女不禁驚恐失色:“圣人,發生了什么事情?”

    女人猛然抬起了頭來。

    ……

    砰——??!

    花園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墜落的聲音……幾名侍女聞聲而來,卻是在生源的源頭,發現了一句腦漿崩裂的侍女的尸體!

    幾名侍女瞬間驚恐萬分,她們下意識抬起了頭來,只見那高出的露臺之上,出現了穿著單薄睡衣的圣人的身影。

    “風太大了,她不小心摔了下去,回歸了主的懷抱?!笔ト嗣鏌o表情地俯視而下,淡然道:“葬了吧?!?br/>
    說著,圣人便翻身走入了房間之中。

    眾侍女怔怔地看著地上那名侍女的尸體,卻是誰也不敢主動動手……她們只感覺渾身冰涼。

    這樣的事情,前幾年也曾經發生過一次……

    ……

    ……

    噹——噹——噹——!

    公館的掛鐘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準時敲響。

    與此同時,阿薩謝斯先生則是站在了十字型公館的最下方的位置的一間出事的房間門前,將房門緩緩打開。

    他的身后,洛老板與女仆小姐正等待著進入。

    南小楠則是在背后舉起了一部DV機,前程跟拍——這玩意她傍晚的時候外出買回來的……身懷巨款不要太爽啦!

    “午夜十二時的公館,漆黑的房間之中,隱約傳來了什么奇怪的聲音……”

    鏡頭晃動,一邊拍攝著的時候,南小楠甚至還念著旁白。

    老金田一了。

    至于公館的女傭克麗麗小姐……克麗麗小姐此時正躲在了南小楠的身后,緊抓著了她的衣服,瑟瑟發抖。

    ############

    PS:(1/1)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