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玄幻小說 > 開局簽到撿破爛成神系統 > 第27章 在天神頭上仙人跳
    房東的出現,如當頭澆了一盆冷水,讓他興致索然。

    “我老公回來了?”陳太太拿著一條浴巾,遮住了身體,頭發濕漉漉的,沖出浴室,慌里慌張道。

    見她一副無辜的樣子,楚陵心里暗暗奇怪,難道她對仙人跳不知情?

    “這可怎么辦?”她急得快要哭了,慌得手足無措。

    她老公脾氣壞得很,平時喝點酒,在外面賭輸了,稍不順心,便對她非打即罵。

    這下萬一發現她在自己這里,怒火攻心,不知道會下多重的手!

    “他知道你在我這里嗎?”楚陵問道。

    陳太太一臉害怕地搖了搖頭,道:“他知道了,一定會打死我的!我該怎么辦?”

    “他不知道的話,不會來我這里找你的,等他走了,我送你回房間?!?br/>
    她長嘆一口氣,怔怔道:“只能這樣了?!?br/>
    “其實,我和他已經沒什么感情了,我早就要和他離婚,可他一直不同意,每次對我大打出手,打得我脫臼了兩次,嚇得我不敢再提離婚。

    五年前,他被人打斷一條腿,連他那個東西,也被打得喪失功能,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碰過我。

    你三年前搬來,讓我的生活,突然出現了一抹亮光,只要能偶爾偷偷看你一眼,我還覺得自己像個女人。

    聽說你要走,我來你這兒,就是想讓你記得我,永遠不要忘掉了我,即使是用世人多么不齒的方式,我也心甘!”

    陳太太眼角沁出了一滴清淚,包裹身體的浴巾,悄然滑落。

    所有的美麗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噗?。?!

    這刺激的一幕,差點讓他鼻血狂飆。

    老天爺,為什么總拿這些好東西,來考驗我一個正人君子?

    【宿主,要不是你身體異樣,我都差點信了你的鬼話】

    “臭婆娘,浴室的水還沒干呢,你他媽去哪里浪了?快給我滾出來!”

    房東又在樓下繼續大吼大叫。

    “還好我沒帶手機,他不會來打擾我們?!?br/>
    陳太太羞澀地撲到他懷中,遮住自己的天然之體。

    一塊燙手的山芋,那么甜美,在誘惑著自己咬一口。

    這種緊張的形勢下,倒是增添了幾分刺激。

    干,還是不干,這是一個問題!

    萬一中途,房東沖過來砸開了門,非嚇萎了不可。

    “砰砰砰?。?!”

    門居然敲響!

    “楚陵,我知道你在里面,快他娘地給我開門,非砍了你這個奸夫不可!”

    房東在門外憤怒地吼叫,像一只受傷的野獸。

    兩人面面相覷。

    尤其是陳太太,嚇得面無血色,差點癱軟在地上。

    “他怎么會知道,你在我這里?”他疑惑道。

    陳太太流著淚,拼命地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啊,現在怎么辦才好?”

    這種情形,窗外是七樓,自己仗著天神護體,跳下去不會有事。

    但是,陳太太一個嬌弱的女子,又沒穿衣服,怎么跳下去?

    只有一個辦法了!

    “你快穿上我的衣服,我把你藏起來?!?br/>
    陳太太環顧這個小房間,只有二十來平,是個隔斷單間,連個衣柜都沒有,除了床下幾乎無處可藏。

    “就算躲在床下,他一進來就看到了??!”

    “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他找到你?!背晡⑽⒁恍?。

    見到他的笑容,陳太太莫名地安心,擦干凈身上的水珠,穿上了那件只及大腿的包-臀裙。

    曲線畢現,簡直讓人血脈賁-張!

    楚陵強忍著原始的沖動,打開了乾坤袋,抱起她輕輕地放進了袋子里。

    【叮,經檢測,撿到二手極品少婦一名,獎勵極品護丁-套一百盒】

    我去,居然發現了系統的新功能,自己撿東西也能拿獎勵?

    雖然獎勵比起分配的任務,微薄了許多。

    話說,這什么丁什么套,是不是和杜蕾-斯、岡-本101差不多用途?

    【宿主猜測正確,極品護丁-套與眾不同,可以隔絕一切病毒細菌,即使艾滋病毒也能百分百隔絕,但用起來毫無感覺,有如真-槍實-干,絕不隔靴搔癢】

    這么好的東西,一百盒哪里夠?!

    快給我批量生產,造福全人類,今后世界首富就是我的了!

    【仙界極品之物,神仙尚且按需分配,人間焉能批量生產】

    幻想破滅!這一百盒,看來要省著點用,神仙都不能任意取用,何況自己還只是三級天神。

    陳太太進入乾坤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去。

    袋子里天地廣大,她好像躺在一片柔軟的綠茵上小憩,絲毫不覺氣悶或逼仄。

    “再不開門,勞資就砸門了!這門鎖一百五一把,到時候你給勞資賠!”房東怒吼道。

    我去,還有這樣抓奸的人,居然心疼一把門鎖。

    楚陵走過去,打開了門。

    “你小子給我等著!那臭婆娘呢???”

    房東沖了進來,并沒有發現他老婆的身影,房間里濃濃的沐浴露香氣。

    他聳了聳鼻子一聞,罵道:“這特么就是我老婆的味道,你把她藏哪兒了?”

    “這是海乙絲的草莓沐浴露,不光我用,連門口的門衛大爺都用,難道他身上也是你老婆的味道?”

    楚陵早已把那些沐浴用品,一股腦兒地扔到了乾坤袋里,不擔心他到處翻找。

    “不在你家,那我老婆去哪里了?”

    “你老婆嫌你對她不好,跑了也說不定,你丟了老婆,來找我要,有沒有搞錯?”

    “搞錯?那你解釋一下,我家浴室水跡未干,然后我順著地上的水跡,一路走到了你門口,水跡就沒了!

    我老婆不是來你家,那是去哪里了?”房東頭頭是道地分析了一番。

    原來他是看到了水跡,按圖索驥找來的,這家伙嗜賭,腦子倒還算靈光。

    “噢!她剛剛來我家,收了房租就走了,頭發倒是像剛洗過,濕漉漉的,滴答點水不也正常?!”

    “是嗎?你沒騙我?媽的,她手機都沒帶,打都打不通!”房東將信將疑道。

    “你找她干什么?說不定等會就回來了?!?br/>
    “我找她要房本??!媽的!臭婆娘,等她回來非要打一頓才解氣?!狈繓|惡狠狠道。

    身后,走來幾個身影。

    一個熟悉的聲音道:“拆遷戶,你特么磨磨唧唧,房本找到了沒有?”

    “拆遷戶”是房東的綽號,不僅小區的人,連賭場知道他底細的人,都喜歡這么叫他。

    而那個熟悉的聲音,頭上飄揚著一撮紅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