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穿越小說 > 重生嫡女狠角色 > 第九十五章 管家
    “見過小姐?!蹦枪苁碌囊贿M來就跪下,朝曲妙凌行了大禮。

    曲妙凌看著底下的男子,身材瘦小,臉色黝黑,看著很精明,年紀約莫四十來歲。

    看著倒是個妥帖人。

    “你就是果園的管事?”

    “奴才劉剛,正是果園的管事?!?br/>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初簽訂的契書里面,沒有需要我給你們補償的條款吧!契書定下,那你們便自負盈虧,只需要給我們交租金就可?!?br/>
    曲妙凌不是傻子,這些常識他還是知道的。

    若是這管事的只想讓她接濟,那她定不會同意的,這次雨水來勢洶洶,被淹了的果園院子定然不止這一處,她難道要每家都接濟嗎?

    那成什么了!

    曲妙凌的表情逐漸嚴肅起來。

    “小姐,你別這么嚴肅嗎,聽他說完再說?!陛p柔很能體諒劉剛,替他說話道。

    曲妙凌看了輕柔一眼,到底是妥協了。

    “你說吧,找我干什么!”

    “奴才別無他求,還請小姐可憐我們一家三口,將今年的稅金免除吧!”

    免除稅金?

    這怎么可以。

    一旦開了這個先例,以后便會有不盡其數的人來求情告饒,難道她都要同意嗎?

    忽然,劉剛的妻子捅了捅兒子,他兒子嚎啕大哭,“小姐,求求您了,我們都吃不上飯了,求求您了!”

    那孩子年雖不大,身上濕透了,還發著抖,他身邊的娘親也是一樣的衣衫襤褸。

    曲妙凌擇這才注意到劉剛身上穿的,是跟母子倆一樣的破爛。

    曲妙凌皺眉,“劉管事,我如果沒記錯的話,果園每年的收入再低,也不至于讓你們一家三口連肚子都填不飽吧!”

    迎著曲妙凌懷疑的眼神兒,劉管事熱淚盈眶,“小姐,您有所不知,本來按我們果園的收成,吃飽穿暖是沒問題的,可是——”

    “你別說因為這場大雨,果園里的果子都沒收成了?!?br/>
    “當然不是,小姐,奴才們的日子不好過,當初接管了這出果園,就是因為它能賺錢,奴才帶著家人侍弄果樹,倒也安然,這是奴才的恩人慧靈郡主離世后,果園的租金一年比一年多,今年更是漲到了八十兩銀子,奴才實在是難以承受,才來求小姐的!”

    “求小姐開恩!”母子倆一同喊道。

    “八十兩!”輕柔大喊,她是侯府的一等丫鬟,一個月的月銀不過才三兩銀子。

    曲妙凌的神情逐漸嚴肅,“八十兩?輕柔,你把果園的賬本拿過來,我看看?!?br/>
    輕柔將桌子右上角中間的那本拿出來,攤開放在曲妙凌眼前。

    “劉管事,你剛才說你們的租金是從慧靈郡主死后才長的?”

    “回小姐?最開始的時候,也就是十三年前,是一年二十兩,后來沒兩三年就漲三十兩,今年更是漲到八十兩,小姐,我們一年的總收入遇到好年頭,也不過五十兩??!”

    劉剛都哭了出來。

    他兒子更是泣不成聲。

    “小姐,他們好可憐??!”輕柔被打動了,眼眶也跟著紅了。

    曲妙凌一臉冷凝的看著賬本,上面明晃晃寫著的是租金三十兩,而收租金的那一項里,也是明明白白的寫著三十兩。

    “呵呵?!?br/>
    這賬本果然是一點兒“問題”都沒有,每一筆賬都記得清清楚楚,沒有絲毫錯漏呢。

    曲妙凌冷笑一聲吼,繼續問道:“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你多交的租金折算成年份,以后的租金,可以少交五年,如何?”

    劉管事大喜。

    “多謝小姐,多謝小姐!”一家三口一起叩拜。

    “劉管事,你跟我娘,認識嗎?”

    曲妙凌受了這一禮,又道。

    “回小姐,奴才當初在慧靈郡主手底下做事,后來主子離世,奴才就來到果園當管事,每年給宅子里上交租金?!?br/>
    原來是這樣。

    “你既然知道租金不合理,為何不來府稟報?”

    “回小姐,奴才不僅來過,還來過好幾次,可根本沒人理會小人?!?br/>
    “你就沒想過不租這園子了?”

    劉管事嘆氣,“奴才倒是想,可難??!”

    “小姐,侯府跟下人簽的契書向來喜歡用死契,侯府不放人,奴才是根本沒辦法走的?!?br/>
    曲妙凌點頭,原來是這樣,“那你們為何來找我?如今侯府的當家主母可是文氏!”

    “小姐,您是奴才舊主的女兒,奴才想著,慧靈郡主是個好主子,您定跟她一樣?!?br/>
    劉剛說著,順嘴又拍了趟馬屁。

    曲妙凌微笑,并沒有因為劉剛的夸贊而感到喜悅,她繼續翻閱著跟果園有關的賬目。

    因為只是侯府的一個小產業,賬本的記錄不多,寥寥幾頁。

    她越是翻看,眉頭皺得越緊。

    “輕柔,你帶他們走吧!”

    輕柔應下,便矮身扶起劉剛的妻子跟兒子,“劉管事,我送你們出府?!?br/>
    劉管事卻是推開輕柔,重新給曲妙凌叩頭道,“小姐,奴才還有一件事,請小姐做主!”

    這一次,劉剛的聲音比剛才還要悲愴。

    像是泣著血。

    “劉管事,你有什么冤屈,一并說來?!陛p柔見那小孩子跟劉陳氏不愿意起來,著急道。

    “但是你先起來,地上涼,別讓孩子病了?!?br/>
    劉管事想了想,到底是站起來。

    “劉管事,說吧!”曲妙凌也道。

    “回小姐,原本奴才沒想拿這件事煩擾您,但是——”

    “長話短說?!?br/>
    劉管事嘆氣道:“小姐,奴才家中有一幼妹,年方雙十,正是花一樣的年紀,本來,她都跟個秀才說好了親事,二人兩情相悅,正在準備籌辦婚禮的時候,侯府的管家劉普便替侄子強娶了我妹妹,硬把她擄回家,我跟他理論,卻被他手下的家丁打傷,整整臥床半年才起來?!?br/>
    劉管事頓了頓,伸手抹了把被淚水浸濕的眼眶,繼續道:“就在今年,我帶著妻子兒子去劉普家里探親,他們卻攔住我們,根本不讓進,我們托了府內相熟的人才打探到,我妹妹已經被折磨的沒了人形,我偷偷跟過去看了一眼,我妹妹她渾身都是傷,那個劉普,簡直……簡直不是人!”

    劉管事涕泗橫流。

    小男孩兒也哭了起來,“她們打姑姑,姑姑痛痛!”

    孩子娘趕緊把兒子抱在懷里安慰。

    輕柔聽了怒極,忍不住道:“小姐,那劉普在府里為非作歹好多年了,府內的丫鬟仆從就沒有不恨他的?!?br/>
    曲妙凌點頭,這個劉管事她倒是跟他打過幾回照面。

    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只不過他沒想到,這劉普的侄子也不是個好東西!

    之前他還當過文氏的狗腿子為難她,這些她都給他記著賬呢。

    “可是小姐,聽說劉普是文氏的人,還是左膀右臂,我們動了他,會不會跟夫人起沖突!”

    輕柔想了想道。

    “夫人的人?”劉管事一聽,當即一驚。

    他慌忙又跪下,連帶著妻兒也不敢站著,見三人齊齊跪下,曲妙凌趕緊叫起。

    “小姐,劉普他根本就不是人,若是繼續放任劉普橫行,怕是侯府的百年名聲都要埋沒在他身上了!”

    劉管事說著,重重的扣頭。

    “什么夫人的人,這府里的所有下人,都是曲家的人!”曲妙凌忽然站起來,冷冽道。

    “輕柔,你去,把他給我叫過來!”

    輕柔趕緊去了。

    沿著侯府打聽,一個小丫頭怯生生的往一處地方指了指,然后便匆忙離開了。

    輕柔撇了撇嘴,這個劉普,架子還挺大,整得自己像侯府的主人似的。

    劉管家正坐在賬房,他身邊是唯唯諾諾的賬房先生,劉普一頁頁翻看著手中的賬本,不時的還點評賬房先生記賬的方式。

    “老張啊,你這賬記得不行,我上回不是交代了,你怎么不按照我說的記!”

    劉普一番指手畫腳,那賬房聽了額頭冷汗直冒,尤其是當劉普“啪”的闔上賬本,眼露兇意的時候,“啪嗒”,冷汗砸到地上。

    崩裂出水花。

    “你誰??!”就在賬房先生誠惶誠恐的時候,劉普忽然瞧著外面道。

    “我是婉珍院的一等丫頭輕柔,小姐喊你,趕緊的?!?br/>
    輕柔說著轉身。

    卻聽見身后的劉普不屑的哼了一聲,“什么?婉珍院?都沒聽說過,是哪個侍妾通房的院子嗎?”

    劉普說著還摳摳鼻孔,一臉的不在乎。

    “這位,什么輕柔的,你告訴你家小姐還是夫人的,在這府里,還沒人敢對我劉普這么說話,想找我,你讓她親自來!”

    劉普說著就沖賬房喊了一聲,“老張,送客!”

    那賬房先生顯然認識輕柔,他苦著臉對輕柔道:“輕柔姑娘,真是對不住,您看,您是不是待會兒再來?劉管家今兒個心情不好!”

    “他心情不好?”

    “輕柔姑娘,您還是別為難小人了,我還得在劉管家手底下討飯吃,您就出去吧?!?br/>
    “不行,小姐說了讓我把劉管家帶過去,老張,你是想跟小姐作對?”

    老張臉上的苦笑更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