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網游小說 > 穿進游戲后我狂暴升級 > 第109章啃食干凈
    “小哥,你說這個珠子真的有那么神奇嗎?”

    回去的路上我百思不得其解,終于忍不住跑到白袍小哥跟前想要問個清楚。

    白袍小哥神色淡然,他步伐走的很快,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不過就是個珠子而已,你干嘛那么好奇,難道你也被蠱惑了!”

    言熏跑過來朝我翻了個白眼,嘲諷道。

    哎喲呵!我的心情一下子就不美麗了,言熏這個小丫頭啥時候胳膊肘子學會往外拐了。

    “言熏,你個小沒良心的,是不是忘了哪個是你的好伙伴了!”

    我指著言熏沒好氣的罵道。

    我們回到先前那個飯店沒多久,又有事情找上門來。

    這回走進來的是幾個身穿制服的男人,其中一個領頭的大肚子男人腰上還別著一把小手槍。

    看到小手槍的那一刻,我心里不由得想到上回驚心動魄的場景,下意識地把目光避開。

    “大師,好久不見??!”

    那個大肚子男人走上前來和白袍小哥熱情的打著招呼。

    他不經意間看到坐在椅子上的我和言熏,一閃而過的目光中帶有一絲寒氣,讓我僅僅是坐在椅子上都不由得后背只冒冷汗。

    那個男人笑著問道:“這二位是!”

    白袍小哥伸手介紹:“這位是王大師,同是改命師,另外一位叫言熏,是他的助理!”

    “這位是云市警局的局長,劉楓!”

    我走上前去尷尬的笑了笑,握住劉楓的手,一瞬間,我發覺他手上滿是老繭,硬邦邦的,摸的我手掌心都紅了。

    抬頭看去,這男人的眉形濃密,還帶有一絲銳氣,看起來應該是經歷過不少歷練之人,身上冒著一股殺氣。

    只是在我坐下的一瞬間,身后言熏的目光火辣辣的盯著我,肯定是對剛才白袍小哥的話很不滿意,不過她確實是我的助理,這點不容置疑。

    “大師,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我需要你幫我!”

    劉楓說著,掏出口袋里的照片攤在桌子上。

    他拿出來的照片當中盡是血肉模糊的一片,讓人看了不自覺的想要嘔吐,可是這其中也不乏有幾張是白花花的骨架子。

    不過,從這個骨頭的構造來看,應該不是人的骨頭形狀,倒更像是家畜的,但是上頭的肉卻被剃的干干凈凈,用普通的刀根本沒有辦法做到如此精致,所以排除了人為。

    我正看著,言熏突然搶走了我手上的一張照片,她驚奇的說道:“你看這里,有牙印,應該是齒科動物留下的!”

    “哪里?”

    我順著她指的地方看去,還真別說,確實有一個不是很明顯的牙印,就這一個牙印便可以斷定不是人為的。

    劉楓似乎是知道我們說出這些疑點,他深深地嘆了口氣,眉頭緊鎖。

    “剛剛才得到消息,一家養牛場里的幾百頭牛一夜之間全部死光,而且身上的肉被啃的一干二凈,起初我以為附近的野狼干的,但是云市雖然小,安防這一塊做的卻是很好,養牛場周圍都安裝了電網,連個蚊子都飛不進來,!”

    “雖然安裝了電網,但是你沒有辦法阻止地下沒有東西鉆出來,我覺得還是去現場看看!”

    白袍小哥說道。

    我們三人跟隨著劉楓來到了養牛場門口,才剛剛下車,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撲鼻而來,我暗想,這么大的血腥味,肯定會招來很多不干凈的東西,但愿事情到最后不會復雜化。

    養牛場都是用木頭搭建起來的板房,后頭一大片地是專門散養的,整個場地周圍都設有柵欄和電網。

    因為發生了事情,所以門口已經被黃色的警戒線圍住,停在路邊的警車發出很有規律的笛聲。

    “劉局!”

    一個穿著制服的男人跑上前來,敬了個禮。

    “里頭的現場還在嗎?”

    劉楓停下腳步,問道。

    “都保存完好,只是這味道太大,附近有人投訴!”

    男人面露為難之色。

    只見劉楓神色凝重:“你去叫來幾個卡車,等我們看完就把里頭的東西都拉走!”

    “是!”

    我們鉆過警戒線,恰好看到迎面走過來的養牛場老板,他穿著一身背帶衣,還帶著沒有來得及摘下來的手套,頭發亂糟糟都能有個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你好,我叫張文超,是這個養牛場的老板!”

    他摘下手套想要和白袍小哥握手,結果白袍小哥只是沖他很禮貌地點點頭。

    “阿超,我今天專門給你把大師找來了,一定會給你查個水落石出的!”

    劉楓拍了拍張文超的后背示意他不要在意。

    放眼望去,兩邊都是被隔開的單間,燈光顯得有些昏暗,牛糞和各種腐臭混雜在一起的味道沖擊著鼻腔,我趕緊抬手捂住鼻子,險些沒有把膽汁給吐出來。

    看到我剛一進來就慫了,言熏撇了撇嘴,沖我做了個嫌棄的表情。

    “你行不行?”

    我扭頭瞪了她一眼:“我可是大男子漢,必須行!”

    她一聽這話,原本還想等我,現在卻是走的更快了。

    一路上,兩邊的單間里頭都可以看到白花花的骨頭還有已經黏在干草上的大片血跡,最讓人想不明白的就是,我目光所及之處都只剩下牛頭和骨架子,身上的肉都消失的一干二凈,究竟是什么樣的動物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來。

    “??!”

    前面傳來一聲尖叫,聽著像是言熏的聲音。

    我趕緊跑過去,只見言熏的小腿被卡在一個洞里,如果不是她不小心踩在上頭,根本發現不了干草下頭居然還有一個窟窿。

    “言熏姑娘,你沒事吧!”

    白袍小哥快我一步扶住言熏的胳膊,輕聲詢問。

    從我這個方向看過去,言熏那個如癡如醉的臉色,恨不得另外一個腳也踩進去。

    “劉局,你讓人把這些干草都清理掉!”

    我扭身對著不遠處的劉局說道。

    他點了點頭,叫手下去辦。

    沒過多久,干草都被堆在一起,下頭的土里盡是大小不一的窟窿眼,大的有拳頭那么大,小的也可以塞下四個指頭。

    我看到這些洞之穴,第一時間就想到老鼠,也只有老鼠是聚在一起生活的動物,他們的牙齒可以咬碎任何他們想咬碎的東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