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有不滅金身 > 第444章塔頂之人
    秦崚跑的匆忙,沒能仔細觀摩到黎明之塔最底層那個見證了歷史的石碑,其實他現在也對那個沒什么興趣了.

    傳聞中的大主教就在上面,他怎么能耐得住呢?很快他就能知道當初瑪莎和他所說的形象與其本人是否相符了.

    至于他故意再次套話只是為了做好心理準備而已,他可不想把該說的不該說的一股腦的全盤托出.

    而灰女,秦崚一點也不擔心她的處境,她是個精靈,還是布蘭達的”侄女”,沒人能把她怎么樣.

    “那么您就是梅斯大人了?”秦崚一登上最后一層臺階后,就發現一位身著純白無暇的長袍,頭戴羽毛裝飾冠冕的老者,坐在這頂層房間的正中.

    這房間在他看來相當樸素,擺設簡約至極,家具只有那老者坐著的秦椅和緊貼著一面墻的書架.

    而這房間的構造沒有設計窗戶,只有一個可以俯瞰教堂前廣場乃至圣城的陽臺,充足的光線自這陽臺漫入房間,讓房間內部的充滿了光明.

    陽臺兩側同樣潔白的窗紗則隨微風舞動著,這情景透露出的平靜讓秦崚想起了第一次見到了精靈族樹時的場景.

    他內心中的浮躁全然消失了.

    老者此時手握著一本紅皮書,在聽到秦崚的詢問后慢慢的將書本合上,起身走到書架前將其放入了那之上唯一的空隙中.

    然后才轉過身來看向了秦崚,“是的,我是光明神教的現任大主教梅斯,而您,秦崚先生,歡迎您來到圣城?!?br/>
    不亢不卑,氣度溫和儒雅,面向也是和藹的,而且為了不顯邋遢連胡子也剃的精光,他的實際年齡應該比看起來的要大.

    似乎是個好人,秦崚的第一印象如此.但他知道這家伙可是派人一直跟蹤著他,對方表面功夫再好他也會有所提防.

    他不動聲色的說道,“謝謝,不過我不是第一次來這里了,我想您也知道?!?br/>
    “嗯,是的,我知道,我還知道您在布道日也投下了名簽,只可惜那次是您的另一個同伴被光明神選中了?!?br/>
    梅斯所指的自然是瑪莎那個幸運兒,但這在秦崚聽來卻讓他若有所思,“您看到的東西真不少啊!不過冒昧的問一下,我那個同伴被選中不會是必然的吧?”

    “哈哈?!泵匪剐α藘陕?“可以那么說!對光明神來說那就是必然的,她早已選擇好了信徒,只是到時候將那信徒的名字告訴我們,讓我們來接待他而已?!?br/>
    呃~

    “不過我知道秦先生所指的不是這個意思?!泵匪谷匀恍θ菘赊?“這個您無須擔心,任何教職人員都不能干涉圣杯的選擇,而且也沒有人能夠干涉?!?br/>
    你們怎么說怎么是吧,有暗箱操作我也看不出來不是?秦崚對剛剛那回答半信半疑,但他也不在乎那是真假了.

    他有更想知道的問題,所以便開門見山的問道,“我聽說在我一出布列塔尼就被您派的人盯上了,是那個...蘭斯,那個主祭司的建議么?”

    梅斯靜靜的聽完,并沒有避諱的意思,他緩緩說道,“蘭斯是我的好友,要不是他主動放棄了主教之位,現在在這里接待你的人沒準會是他?!?br/>
    嘶~在那種偏僻的地方的小神殿里面,居然供奉著這么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要不是這句話出自光明神大主教之口,秦崚是打死也不會相信的,這是何等心態才能放棄圣城這種地段然后去往布列塔尼呢?

    秦崚極力控制自己的驚訝,但似乎還是被梅斯看了出來,他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他就是那種人啊~”

    “他比我們看的都要長遠,他曾對我說過位居高處便不能視腳下,然后就一個人跑去了布列塔尼,和那里的人居住在一起,親身了解那里人們的疾苦,去救治他們,這是我們辦不到的事啊~”

    “聽起來很高尚?!鼻貚捰懈卸?

    “不僅僅是高尚,所以當他來信要我派人盯著一個奇怪的植族人時,我答應了這個要求?!?br/>
    “所以您委派珍妮準騎士一路跟著我?”

    “是的,還請您原諒我們的作為?!泵匪刮⑽⒁坏皖^表示了歉意.

    這可是來自光明神教大主教的道歉,意味深長啊,這要是普通人站在著估計都能激動的癱在地上.

    但秦崚不是普通人,至少不是這個世界的普通人,他知道對方位高權重,語氣聽起來也真摯,但他根據對蘭斯的了解,這個作為蘭斯朋友的人恐怕也沒那么簡單.

    所以”這都是表象!這都是表象!”他這樣自我麻痹著,愣是沒有出聲回復梅斯.

    而梅斯也沒在意,繼續說著,“因為這是私下的請求,我不能派遣圣騎士去做,不過珍妮是這屆準騎士中最厲害的年輕人,她也只是缺乏一些歷練而已,所以我把這個任務當作她晉升圣騎士的考察交給了她?!?br/>
    “而根據她的回報,我也漸漸知道了您的確不是一般的植族人,我希望您也能理解蘭斯的對您的態度,您的能力在我們看來實在是過于匪夷所思了?!?br/>
    秦崚無奈的說道,“他的態度我倒是知道,他和我明說過!我就是沒想到他會貫徹的這么徹底!而且您和他是好友的關系!”

    梅斯聽到這樣的回復后也跟著苦笑了一下,“的確,不過他果然一直都沒變呢,還是那么直言不諱啊?!?br/>
    秦崚似乎聽出來里面一些隱情,沒準蘭斯就是因為太過直言了,招來麻煩才會”隱居”吧,那祭司背后沒準還有更多故事,不過他今天來著不是聽故事的.

    他還有一堆問題,“那個珍妮是怎么回事?在圣城,在白河谷,在南百河郡,那些都是您的意思?”

    “啊,關于這個我還要代她向您道歉,在圣城發生的事是個意外,珍妮她有些心急,想要通過自己的能力來驗證您的身份,所以自作主張的裝扮作侍從接近了您,她太迫切的想要證明自己了?!?br/>
    “但其實無論她這次任務最終結果如何,她都會成為護教軍中最年輕的一位圣騎士?!?br/>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