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神國之上 > 第兩百四十一章:妖道
    作為婚房的殿閣屋頂爆破般被掀開,其間炸空而去的兩道身影似橫跨皇城的火線。

    他們驚動了許多的人。

    這抹火光在夜色中顯得如此違和而不祥。

    宮中的人紛紛去撲滅不小心被劍火燎著的屋子,將其中值錢的物件搬運出來。

    皇殿中的人東奔西走,喜慶的氣氛還未過去,混亂已在小范圍內開始傳開了。但大部分人依舊有著信心,如今有陛下坐鎮,哪怕再大的亂也可以抹平。

    城墻被毀壞的巨響聲雷聲般傳來。

    城樓那邊已經下了令,所有靠近城門的人或者住宅居民紛紛被向后驅散。

    天空中,白色的火光還在燃燒著,一遍遍地撕破長夜。

    寧長久手中的銅燈光禿禿的,上面的蠟燭已經在劍火中燃燒殆盡了。

    他大紅色的嫁衣在空中飛舞,腰帶隨手系著,在風中大肆地飄動。

    金色的修羅神像已從體內爬出,它與寧長久幾乎是一體的,殘缺卻依舊附帶著古老的、力量的美感。那是勾勒于夜空的光輝,好似赤金色的鬼,裂于血肉,巨大的雙手按在清秀少年的肩膀上,抬起古戰場上破碎頭盔般的頭顱。

    雪鳶看著他的衣裳,微皺起眉。

    那件衣裳很漂亮,顏色鮮紅,繪著彩鳳,隱隱……還有些眼熟。

    娘親?

    雪鳶心中微驚。

    記憶里,她與娘親只見過一面,而那一面中,她便是穿著這樣的衣裳。只是娘親穿著的時候,帶著焚天滅世的妖艷之美。而此刻,這個少年穿著同樣的形制,卻也并不違和,看他披散墨發的樣子,望上去近似妖魔。

    “你就是火鳳凰和那個女人的夫君?”雪鳶打量了他一番,先前他那些大開大闔而來的劍招震得自己手腕發麻,她冷冷道:“年紀不大,本事倒是不小?!?br/>
    寧長久懶得理她,他看著這個立于風雪中的少女,拎著手中的燈柱,血脈中的金光越來越明亮。

    雪鳶躋身在凜冬之河中,那是她權柄所能衍生的領域之一。

    她的寒冰權柄有大大小小十三種術法,每一種都建立在最本質的元素基礎上,或是霜天肅殺,或是令得萬物冰封,其中蘊含的死亡意味就像是秋過冬至那般不可阻擋。

    但她對于自己的冰霜權柄并不滿意,因為她知道,真正強大的權柄,它的構筑是遠超于元素之上的。

    雪鳶能感受到這個少年的強大,甚至與先前那個女子相比都不遑多讓。

    這讓她感受到一絲驚憂,這絲驚憂并非是恐懼,而是對于事件超出了計劃之外的不悅。

    在她原本的認知里,這一戰會和雷國中與師雨的一戰一樣順利——單刀直入,皇巔對決。

    當然,這些變數并不會改變什么。

    因為魚王此刻正立于虛空中,俯瞰著下方的一切——這是它的棋盤。

    它的足下踩著一頭黑夜凝成的巨大鯰魚。

    雪鳶將視線投向了寧長久的后方。

    一襲紅衣已然出城。

    趙襄兒同樣披頭散發,她手中握著紅傘,劍已從傘中抽出,夜風中她舞動的發好似一蓬黑色的火焰。

    “你就是趙襄兒?好妹妹,終于見到你了?!毖S淡淡地笑了起來:“看你的樣子,想來還不到二十歲吧?”

    趙襄兒看著她,眉頭漸蹙。

    她能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

    那是一股熟悉的氣息。

    隨著夜風吹涼額頭,她的智力重新回到了識海里。

    她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許多。

    “你叫什么名字?”趙襄兒看著她,問道。

    “雪鳶?!?br/>
    “嗯?”趙襄兒不解道。

    “聽不懂么?”

    “不是,只是我聽到你這個名字,就知道你必死無疑?!壁w襄兒道。

    “為什么?”雪鳶好奇發問。

    趙襄兒道:“因為你的名字太簡單,只有十九畫,而我有二十八畫……娘親這樣的人物,怎么可能對一個這樣簡單的名字上心呢?”

    雪鳶瞇起了眼,她的凜冬之河變成了鏡子般柔軟澈亮的劍。

    “不愧是娘親的女兒,你果然很驕傲?!毖S稱贊道。

    趙襄兒不置一詞。

    雪鳶笑了起來:“師雨也如你這般驕傲?!?br/>
    “師雨?”趙襄兒眉目微傾:“娘親到底有幾個女兒?”

    “不多,只有三個?!毖S道。

    趙襄兒仰起頭,看著那只坐在巨大鯰魚上的白貓,問道:“那你這么做,她知道么?”

    雪鳶沒有回答,只是道:“你的反應還算不錯,當時師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道心可飄搖得厲害?!?br/>
    趙襄兒聽到這個消息,聽到自己最愛的娘親竟然不止有自己一個女兒,她本該是很震驚,甚至會開始自我懷疑。

    但此刻,她卻沒有太多這樣的情緒。

    她恍然明白,或許是因為一個人的親情只有那么多,心中每多一個親人,便會分去一些……當然,最重要的是,看到陸嫁嫁受傷的樣子時,她很生氣,這種生氣蓋過了這些情緒。

    “我其實也不太明白,既然已經有了我,為何還要創造你們?”趙襄兒淡然開口。

    雪鳶笑道:“你應是養尊處優慣了。呵,也對,年紀最大的在天寒地凍的北國,年紀小些的在寸草不生的雷國,年紀最小的在這景色宜人的南州……哎,果然是年齡越小越惹人疼愛啊?!?br/>
    趙襄兒道:“你不必說這些,娘親喜歡我,不會因為別的,只是因為我比你更強?!?br/>
    雪鳶淡淡地笑著。

    “是么?那我先幫你看看,你夫君有幾斤幾兩?!?br/>
    凜冬之河再次在她身后展開,那條洶涌的河流里,無數冰河時代的生物一一狂奔而出。

    雪鳶自信,這些冰河時代的生物皆極其難纏,它們境界不高,但皮糙肉厚,若不正中死穴,哪怕是紫庭境巔峰,都無法將它們一擊殺死,這也是它們能在冰河時代這般寸草不生的環境中廝殺存活的原因。

    “這就是你的手段?”寧長久冷冷問道。

    雪鳶笑道:“你破給我看?”

    她手中的劍已然握緊。

    方才趙襄兒愿意與自己說這么多,實則是因為魚王盯住了她,將她鎖在了原地。

    她無法抽身。

    此刻是她可以放心地與寧長久的單打獨斗。

    她并不覺得自己會輸。

    寧長久握住了手中的燈柱。

    靈力灌注其中,燈柱的頂端,火焰般噴射而出,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燒紅的鐵劍。

    接著,令雪鳶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在第一頭雪象沖過去時,寧長久身子微沉,緊繃而瞬發,一躍而起,側跳至雪象的腦側,他握著燈柱橫地一插,直接精準地攪入了它的要害,雪象痛苦地吼叫著,骨骼上的肉似冰雪消融,化作了森森白骨。緊接著,他身影落下,若蜈蚣伏地,在一頭皮毛厚實的惡虎即將撲來時,他以手為刃,在其身下一閃而過,惡虎被瞬間開膛破肚,冰雪般的內臟嘩啦啦地流了出來……

    寧長久的身影殺入獸群之中,起落不定,燈柱與白衣帶起了一道道噴濺的雪線。

    他……他怎么像是殺過無數次這種生物一樣?為何能熟練到這個地步。

    這些上古雪獸可是她辛辛苦苦用骨頭拼湊出來,用冰雪權柄賦予其肉身的……但此刻,它們就像是一張張碎紙般被撕了過去。

    雪鳶并不知道,在斷界城中,寧長久曾在寨子里幫著他們打獵,殺了一個多月的雪原巨獸,那些巨獸雖與這些時代不同,但是身體的結構卻大同小異。

    若不是此時危機當頭,他又正在氣頭上,他甚至可以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表演一手盲人殺象。

    他握著燈柱,如握著長槍,橫向猛掃。

    燈柱柱體扭曲,宛若長鞭。冰雪在燈柱中破碎湮滅。

    雪鳶看著它們一一被斬去,心如刀絞。

    她無法容忍,身形騰躍而起,雪鳶嘶空長鳴。

    隨著她的躍起,她手中的凜冬之劍拖拽為一柄巨大的刀。

    雪鳶嘶啼著張開翅膀,刀面的兩端,一場狂暴的雪晶之浪陡然掀起。

    寧長久的面前,似有巨大的海獸掙出海面,張開血腥的巨口,帶著狂風暴雪的怒浪撲到了他的面前。

    寧長久銅燈柱雖未舔血,但一路斬殺而來,殺機已盛。

    銅燈刺入雪中。

    雪花瞬間卷成了旋渦的形狀。

    金光撕開了雪,修羅粗大的手臂伸出,巨大的拳頭緩緩掠過,貫穿風雪,砸向了那只飛來的雪鳶神雀。

    神雀同樣不懼,凜然撲上,與金色的修羅巨象扭打在了一起。

    刀刃與燈柱相撞。

    風雪一凈,天地澄澈。

    寧長久帶來的壓迫感遠遠不如陸嫁嫁,但雪鳶卻能感受到,對方那種可怕的殺機……那種隨時要將自己撕成碎片的殺機!

    “娘親……這是你給我的考驗嗎?”

    她這樣想著,雙臂經絡爆起,雪鳶的紋身似活了過來,發出了一聲聲宛若劍鳴的長嘶。

    刀光與鐵影相撞,風雪與劍流相激。

    凜冬之人與銅燈壓在了一切,噴濺的火光照得夜空明亮。

    而天空之中,貓叫聲再次突兀地響起。

    這一聲貓叫宛若雄獅怒吼。

    它足下的鯰魚顫抖不安。在場的其余人也紛紛寒毛直豎。

    趙襄兒與它已對峙了許久。

    “五道?”她的眼眸里露出了驚異的目光。

    魚王怒吼之后舔了舔爪子,道:“害怕了?”

    趙襄兒不懼,她緩緩抬起舉劍的手,橫于胸前。

    魚王道:“前一個小姑娘和你一樣驕傲,驕傲的少女的血最是解渴啊……”

    魚王爪子按了下來。

    ……

    顯而易見,五道之中,魚王所修為妖道。

    五道是五條通往大道的截然不同的道路,但是殊途同歸。

    它們本身沒有強弱高下之分,但幾乎所有修道者都認同,唯有天道才是真正得到登天的康莊大道。

    魚王的妖道在多年的封印后實則是有些破碎不堪的。

    但幸好,它得到了許諾。

    過去,哪怕是它境界最巔峰的時候,傳說中的白銀雪宮也是它絕不敢想象之處——那是白藏的神國。

    雖然神使沒有給予它任何多余的力量,但五道與紫庭乃云泥之別,哪怕它是全天下最弱的五道,也有足夠的信心將這只小麻雀碾死。

    貓爪落下,突兀地穿過他們之間的距離,來到了趙襄兒的頭頂。

    紅傘張開,傘面與貓爪一撞,數百根傘骨同時震顫。

    趙襄兒足下虛空開裂,身子陡然下陷,猛地墜落。

    “這般不堪一擊?”魚王身經百戰,哪怕它對于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它也不相信這小姑娘這般弱。

    它目光始終鎖著趙襄兒。

    利爪再次撕來。爪風過處,虛空碎裂塌陷,化作一個個凹陷的渦輪。

    魚王如此不緊不慢,并非是想入貓抓老鼠般將其折磨,而是因為白藏神國的神使給自己下達過指令——絕不可能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爪子的傷口,否則他們只能把自己殺了,銷毀所有的證據。

    十二天律合于大道,這是真正的鐵律,哪怕神國之主也無法公然違背。

    因為違背便是否定自己。

    趙襄兒帶著紅傘面無表情地下墜著。

    魚王看了一眼寧長久,沒有管他。

    它知道,就算這個少年比雪鳶強也無所謂,雪鳶不死就好,畢竟最后一擊必須由她來完成。

    而它必須全程盯緊趙襄兒,不給她一絲遁逃離去的機會。

    魚王身形一躍,遁入虛空,再次現身之際,它出現在了趙襄兒的身邊,坐下的鯰魚變成了一條鼓起了腮肚的河豚。

    砰!

    傘面再震。

    五道的拳頭已不是力量充沛那么簡單,它出拳之時,整片空間都排山倒海般朝著趙襄兒擠壓過去。

    那是一面貫穿天地的墻,是真正擋無可擋的攻擊。

    魚王打算先用利爪打碎她的防護,然后再一拳拳地打到她無力再戰。

    這是最沒有花哨的攻擊,是最直接的殺死她的方法。

    趙襄兒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先前她承受了兩拳,哪怕有紅傘相抗,她渾身的筋骨依舊被震得發麻,難以做出反抗。

    “你們京城死過一頭大妖?”魚王穿梭出黑暗,座下又換了一只縮著腦袋的烏龜。

    “你認識它?”趙襄兒竟也有閑暇發問。

    嘭嘭嘭!

    三道拳風從各個不同的角度封死了趙襄兒,沿著筆直的弧線砸向了趙襄兒。

    “只是好奇?!濒~王道:“那股氣息經久不散,想來生前也是赫赫有名的妖怪,說不定還是故人?!?br/>
    “是只死狐貍?!壁w襄兒淡淡開口,迎上了魚王的拳頭。

    同樣,虛空開裂,她遁入其中,自魚王身后出現,細長之劍燃著鳳火,劈了下去。

    幾乎沒有任何的征兆,魚王的身影與它坐下的烏龜顛倒。

    趙襄兒紫庭巔峰的一擊未能在那龜殼上留下哪怕一絲白痕,反而是劍鋒被彈開,震得虎口發麻。

    “死狐貍?”魚王夢了一會兒,腦子里出現了好幾個人選。

    “圣人一脈的狐貍?”魚王問道。

    趙襄兒身后虛空開裂,一棒槌狀腦袋的魚破空而出,撞向了她的后背。

    “你是哪一脈的?”趙襄兒身影向上掠去。

    魚王沒有回答,它在虛空中穿梭著,身下的魚不停地變化,它仰望著星空璀璨的黑夜,慨嘆道:“圣人是天下所有妖的圣人?!?br/>
    這句話之后,他們并不激烈的戰斗陡然扭轉。

    向著上空掠去的趙襄兒瞳孔驟縮。

    因為她發現,自己無論怎么飛,實則都滯留在原地不動。而她的周圍,那些虛空一個接著一個地裂開,她就像是置身在一處蜂巢的中央,眼睜睜看著幽邃洞穴的虛空里,一條條奇形怪狀的魚從中竄出。

    與此同時,原本在她下方的魚王出現在了她的上空。

    那只白貓盤膝倒坐,它張開了嘴,道:“她是魚餌?!?br/>
    趙襄兒心生警覺。

    在白貓開口之后,那原本悠哉游曳的虛空大魚,它們就像是聞到了血水的鯊,紛紛望向了趙襄兒,化作了萬般兵器,破空而去

    妖言惑眾!

    這是五道之中妖道獨有的能力之一。

    趙襄兒不敢再藏拙。

    她的身上,嫁衣像是燎著火了似的,朱雀的紋身在嫁衣中明亮了起來,它的線條或柔美或凌厲,糾纏勾勒,如點燃的引線。

    若趙襄兒沒有穿錯衣裳,那么此刻,她身上的朱雀之影便能和嫁衣上的毫厘不差地重疊起來!

    白貓贊嘆道:“好一只火鳳凰?!?br/>
    “瞎貓……”趙襄兒罵了一句,心想自己明明是小朱雀。

    周圍的空間束縛在朱雀之火燃起之后瞬間崩潰,趙襄兒手中之劍飛旋,帶著烈火騰空,穿梭過虛空的魚群,燒著熾烈的火光,于夾縫中撲出,刺向了那倒掛著白貓。

    “死耗子?”白貓冷笑著探出爪子。

    刷!

    皇城之中鐵劍破空而來。

    陸嫁嫁調息了片刻,穩住了自身的傷勢,身影同樣掠下城頭,帶著數十道暗藏金光的劍影撲向了魚王。

    身影臨近之時,那十余把劍隨身而來的仙劍,整合為一,如誅神的刃,鎖住魚王,與它的身形連成了一線。

    趙襄兒與陸嫁嫁形成了一前一后的攻勢。

    白貓不為所動。

    她們身影臨近之時,它打了個響指。

    當初它打響指這個動作也練了許多年。

    叮!

    兩柄來勢洶洶的劍同時靜止。

    它似沒有廢太多力氣,抬頭望天,道:“人間許是很久沒有見過五道之中的妖道了吧?”

    五百年前,妖神死絕,輝煌盡滅。

    白貓的話語帶著久遠的滄桑。

    她一手捏碎了陸嫁嫁的虛劍,一手將趙襄兒的劍拽入自己的手中。

    它的身影帶著破碎的劍意向著上空掠去。

    與此同時,一片無邊無際的領域飛速延展開來。

    皇城之外的方圓千里,瞬間被白貓的領域盡數籠罩。

    這片空間好似變作了一方汪洋。

    虛空不停地裂開,無數漆黑的魚類從中游曳而出。

    趙襄兒與陸嫁嫁對視了一眼。

    她們也成了魚塘中的魚。

    魚王高坐天際,似可與星辰比肩。

    絕望感壓來。

    這便是五道之境?

    她們如何能夠戰而勝之?

    “垂釣……開始?!濒~王悠悠開口。

    無形的線由星光凝成,輕飄飄地垂落,向著囚困于池塘中的兩位女子落去。

    ……

    ……

    (感謝劍劍劍劍劍打賞的盟主?。?!感謝書友血羽菌打賞的掌門??!同時累積成為了盟主!萬分萬分感謝二位盟主大大啊。感謝盟主大大季嬋溪打賞的舵主~最近驚喜一波接著一波,讀者大大們真是太給力了。受寵若驚?。?br/>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