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新白蛇問仙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俯視
    南天門外。

    白雨珺并未急著走,先是跑去神器照妖鏡跟前玩耍。

    以前天規森嚴,想玩沒多少機會,如今可以說自己就是天條,這玩意兒可是一件能照出本體原貌的神器,任何遮掩變化手段面對此物皆顯露原形,很多神仙妖魔鬼怪垂涎,卻沒誰能搬離天庭,一直以來無論局勢如何變化總在南天門安放。

    造型古樸典型上古風格。

    背著手慢悠悠走到照妖鏡跟前,歪腦袋。

    鏡子里,猙獰白龍腦袋與白雨珺動作同步,歪頭,咧嘴傻笑……

    湊鏡子跟前。

    龍嘴前端幾乎貼著鏡面,側臉齜牙,白雨珺抬手,鏡子里的白龍也跟著抬爪摳牙縫,舌頭亦做同樣動作,上看下看。

    “不錯不錯,尖牙可帶勁?!?br/>
    其實蠻好玩的,照鏡子時鏡子里有個不一樣的自己。

    也只有天庭這方照妖鏡能玩個夠,其它贗品很難能照出自己原形,贗品質量不高,照了之后承受不住龍威而崩毀,許多高手研究多年為此想了個辦法,那就是犧牲清晰度直至能承受壓力。

    白雨珺以前弄過幾個玩耍,模模糊糊看不清,沒意思。

    這次是想借神器看看有無進化。

    吸收海量太陰月華和帝流漿,開創先河也有很多疑問,用照妖鏡仔細觀察一番,發現龍角些許細微變化。

    原本數次慘烈廝殺龍角有細微劃痕。

    現在劃痕消失,最神奇的是雪白龍角隱隱多了些紋路,神秘,玄奧,配以月之銀色有種別樣美感,關于這方面知識在傳承里找不到,也就是說上古時期沒有這種情況出現……

    目前來看并非壞事。

    有一點難辦,自己修煉純陽訣,結果弄一身純陰之力,很尷尬。

    陰陽失調呈陰盛之勢。

    太陰月華并非鬼怪那般陰氣森森。

    日精月華,浩然正氣,純陰與純陽并無正邪之分。

    若陰代表邪惡,那才是胡扯到了極點,修煉純陽之力的奸邪數量也不少,全看修行者心態是正是邪。

    甩甩腦袋玩耍,又跑去擺弄巡天鏡。

    巡天鏡可掃視天下,當年在女衛營混飯吃的時候沒少擺弄。

    四肢并用爬上操作臺。

    調整巡天鏡對準道門仙山掃視,想看看師門在干啥,結果只能看到仙山外那些巨大如島嶼的荷葉,迷霧遮擋看不清道門,并未覺得奇怪,那里畢竟是道門。

    “唉,二月份莫得蓮子吃,房屋般大小的蓮子吃起來一定過癮?!?br/>
    對別的神仙來說房屋般巨大蓮子沒法吞食。

    某白不懼,咱吃那玩意兒就像吃糖。

    轉動方向對準竹泉寺。

    “咦?都不在?”

    竹泉寺往常很熱鬧,今兒卻見竹鼠翻過門檻挖洞……

    巡天鏡僅能用于維持治安,方便察看凡俗是否異常,大佬們所在地迷霧遮掩看不穿。

    對準最近和自己撕破臉的岑氏仙域。

    仙君所在迷霧重重。

    干脆去看看那些仙君后代,肆無忌憚窺視。

    “呵~一群土地主還想掌控仙界洪荒,怕不是對世界有什么誤會?!?br/>
    某白也不是不同意有人坐上那位置,但是,總得有能力才行,看看岑河仙君所轄仙域內的岑氏族人,勾心斗角明爭暗斗是好手,擅謀私利,處處以氏族為本,做個大地主沒問題,僅此而已。

    微微調整巡天鏡,意外發現大型活動,貌似年輕一輩大比武。

    各氏族后代小輩修煉天才層出不窮,在臺上如星辰般耀眼。

    某白閑著無聊,好奇拉近畫面看表演。

    “嘖嘖嘖~不愧百年難得一見修行天才,傲氣都快從天靈蓋噴出來,表情也很到位,高傲,冷漠,故作姿態的本事絕對頂尖?!?br/>
    “年輕氣盛啊,傲氣太盛非正途,某當年比武也只得了個中流水平,可謂默默無聞?!?br/>
    遙想當年化形不久報名參加神華山比武,仗著力氣和天賦辛辛苦苦混了個中流,可最后最強的卻是自己。

    “咦?登臺者皆是年輕小伙?”

    很古怪,但想到幾方仙域能把諸多世界送給魔族也不奇怪了。

    這種事兒都干得出來,還差一場后進子弟比武么。

    無所事事看表演,吃瓜子,看小娃娃競技。

    若論比武還得看仙界仙域氏族,或許是強強結合血脈優秀,天賦異稟的年輕人層出不窮,各種修煉天才晃瞎狗眼,沒有最強只有更強,尋常散修去看一次氏族比武保證會被打擊的自閉。

    除了仙君,這是氏族霸占最好修煉之地的本錢。

    看起來天才很多,實際成長起來的天才十不存一,無須外人,內斗就能讓無數天才夭折。

    某白津津有味看了兩天。

    比武已經到了最后關鍵時刻。

    幾位天才登臺,各種手段齊出,明的暗的甚至還有邪術。

    最后,一位天才少年重傷算是被廢,另有一人慘死,角逐出勝者第一名。

    “嘖嘖,下手真狠啊……”

    獲勝者風度翩翩美少年,長衫折扇俊美異常。

    沒想到,巡天鏡窺視竟有意外收獲,這小子得勝后偷偷與小師妹幽會,尋了處僻靜木屋翻云覆雨,另一個小伙躲遠處死死咬牙痛不欲生。

    年輕人啊,不是故事就是事故。

    再次轉動巡天鏡,各仙域忙著互相征伐,魔族和地獄之火無人管。

    白雨珺在南天門外待著,沒事瞎張望。

    天門外各勢力眼線和好事者越聚越多,想弄清白龍想干啥,足足盯了兩天,只知白龍使用巡天鏡窺視下界。

    玩了半天,白雨珺跳下操作臺。

    “我去,這熱鬧?!?br/>
    才發現外邊神仙扎堆,部分無聊神仙嘗試穿過屏障。

    “都是閑的,做點正事不好么……”

    搖搖頭,一步一步走上近乎停滯的仙橋。

    仙橋停滯運轉,曾經,艦船飛舟或御寶飛行的神仙絡繹不絕,大軍出征返還,神靈登天述職,仙人借道旅行,男仙女仙老人孩童,鬼仙妖仙,山神土地,四海水神……

    如今,只有白雨珺獨自行走。

    空空蕩蕩,寂靜,仙橋盡頭龐大傳送陣早已關閉。

    仙橋邊緣站定。

    裙擺輕晃,腳尖懸空在外,低頭俯視可見長長仙橋下茫茫云海浮沉,層層疊疊金色云朵隨狂風翻涌,云很厚,天很高,遙不可及,高高在上,站在這里可以俯視蒼生。

    白雨珺忽然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站的很高了。

    風吹發絲亂甩,貼著臉頰遮住眼睛。

    獨自站在仙橋上很久很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